今期码报的资料大全|码报管家婆彩图60期
所在位置:首頁 > 案鑒庫

他把權力當發家致富“提款機”
——云南省威信縣委原書記楊家偉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發布日期:2019-04-17信息來源:中國紀檢監察報字號:[ ]

“我在拼命干事當中,千方百計地尋找機會,為自己、為親屬、為親戚朋友謀利,我在走一條既要當官又要發財,既要名又要利,魚和熊掌都要的邪路,這是一條走向犯罪的道路。”云南省威信縣委原書記楊家偉如今的醒悟和懺悔已然太遲。

2018年10月10日,云南省紀委監委報經省委批準,給予楊家偉開除黨籍、開除公職處分,其涉嫌犯罪問題被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一名曾經年輕有為的縣委書記,何以走上了邪路?楊家偉一案令人警醒。

禍起貪念——

他既想當官又想發財,想做“魚和熊掌兼得”的“兩棲干部”。未承想腳踩“兩只船”,終將在貪欲中翻船

楊家偉出生在云、貴、川交界的鎮雄縣一個偏僻落后的小村莊,因家里兄妹多,童年生活過得很艱苦。他因此從小就立志要好好讀書,走出大山,跳出農門,干一番事業,讓家人過上好日子。

1990年,從云南省林業學校畢業后,楊家偉被分配到昭通地區三江口林場工作,年僅22歲便擔任林場場長,31歲通過公開選拔,升任昭通市林業局副局長。

2006年,楊家偉轉任昭通市彝良縣副縣長,兼任洛澤河礦冶加工基地工委書記。在楊家偉的強力推動下,彝良縣的礦產資源開發秩序走向正軌,他的工作能力也得到了組織認可,自此步入升遷的快車道,先后擔任該市彝良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威信縣委副書記、縣長,44歲轉任威信縣委書記。

楊家偉的蛻變始于擔任彝良縣委常委、常務副縣長后。“隨著職務的提升,我不僅沒有意識到權力越大責任越大、風險就越大,反而是思想上的弦慢慢松弛了,開始羨慕別人享受的高品質生活,攀比心越來越重,貪婪和僥幸心理也如影而至。”楊家偉告訴記者,他至今仍清晰記得自己第一次受賄時的情節。

2009年下半年的一天下午,他在辦公室收下了想承攬縣城路燈改造項目的老板雄某所送的一個檔案袋,晚上回家打開一看,是嶄新的3萬元現金。“3萬元錢在當時相當于我半年的工資,剎那間,一種既忐忑惶恐、又驚喜交加的感覺沖上大腦,一夜輾轉難眠。”楊家偉回憶說。次日,他打算退還這筆錢,但當雄某搪塞說檔案袋里只有資料時,金錢的誘惑讓他將遞出檔案袋的手又縮了回來。

最終,僥幸戰勝了惶恐。“這一收,我的底線被徹底沖破,貪欲就像開了閘的洪水。”從那以后,楊家偉開啟了既想當官又想發財的腐敗歷程,走上終將船翻落水的墮落之路。

“權力再大,終有一天會失去。我希望一輩子都過好日子,有權的時候可以,無權的時候同樣也可以。那何不趁現在有權,多撈一些錢?”楊家偉是這樣想的,也是這樣做的。除再次收受雄某送給的2萬元錢外,他還為老板涂某某的房地產項目向有關部門打招呼,先后收受涂某某10萬元。

權力是什么?在楊家偉眼里,權力是為個人及親屬謀取私利的工具,是與他人進行利益交換的籌碼,是拔除窮根的“魔杖”,更是發家致富的“提款機”。

“我目無組織、目無法紀,歸根到底是為了我自己的私欲。我是一名小偷式的官員,千方百計把黨和人民賦予我的權力作為謀利的工具。”落馬后的楊家偉,追悔莫及。

自作聰明——

他自認為天衣無縫,自己后臺打招呼,兄弟前臺拿項目。卻不料聰明反被聰明誤,親手把自己和親人送上被告席

目睹一個個落馬官員的前車之鑒,楊家偉也有徘徊猶豫的時候,但骨子里他卻認為那些官員之所以落馬,是因為他們不夠聰明、手段不夠高明。換成自己,只要斂財的方式方法巧妙,組織上就查不到,仍可以繼續當官發財兩不誤。自認為“聰明絕頂”的楊家偉打起了自己后臺打招呼,讓兄弟前臺拿項目賺錢的主意。

“我不僅自己貪腐,還把兩個弟弟拖下水。我在幕后指揮,他們在前臺操作,扮演我的代言人,充當我的錢袋子。我不僅害了我自己,也害了兩個弟弟。”楊家偉后悔地說。

2010年,楊家偉幫其二弟拿到彝良縣某垃圾處理廠土建工程,賺取了豐厚的利潤;

2012年,楊家偉幫老板李某某拿到彝良縣角奎街某綜合改造項目,楊家偉與其三弟共同出資50萬元參與建設,兄弟倆各獲利潤25萬元;

2012年至2013年,楊家偉先后投入80萬元與其三弟合伙做水泥生意,共獲利400萬元,楊家偉分得利潤100萬元;

2015年下半年,楊家偉幫兩個弟弟和表哥羅某某承攬了威信縣扎西大道項目,工程造價1.89億元。經初步計算,扎西大道項目的建設利潤約為4000萬元,按約定,楊家偉將獲利1000萬元左右;

2016年,楊家偉幫其弟介紹的某公司順利中標威信縣某項目,作為感謝,該公司安排其弟承建昭通市鎮雄縣某學校1600萬元的場平工程。

……

10余年間,楊家偉通過自己充當幕后老板、兄弟前臺收錢的方式,伙同二弟、三弟獲利數百萬元。此外,他還精心研究“最安全”的收錢方式,并且制定了“三收三不收”的收錢“策略”——熟悉的人收,不熟悉的人不收;工程領域收,干部任用不收;點上收,面上不收,以期把風險降至最低。

2010年,楊家偉為彝良縣房地產開發商盧某某的拆遷項目提供幫助,面對盧某某送給他150萬元的感謝費,楊家偉心動不已卻又心存顧忌,擔心盧某某不可靠,表示以后再說。2013年初,盧某某又提出送其感謝費,楊家偉同意“找一個最安全的方式”來收受這150萬元。2013年11月,冥思苦想后,他安排其弟找人“以借為名”收受了盧某某所送人民幣150萬元。

“我的貪腐之路自2009年至2018年,長達近10年時間,共收受賄賂300萬元,違紀金額上千萬元,看到這個數字,我不寒而栗。10年時間,組織一次又一次地信任我,而我則一次又一次欺騙組織,一次比一次更膽大、更貪婪,利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力謀私利,進行權錢交易、權權交易。”楊家偉后悔萬分。

終撞南墻——

他明知破紀破法,卻不知止、不收斂、不收手,甚至對抗組織審查。殊不知如此膽大妄為,注定沒有回頭路

“楊家偉的貪腐行為大多發生在十八大后,是不收斂不收手、頂風違紀違法的典型。”云南省紀委監委有關工作人員告訴記者,2018年后,楊家偉的貪婪無度、無所顧忌體現得更加淋漓盡致。

2018年年初,明知組織已對其有關問題線索開始核查,楊家偉仍在春節前夕再次收受了個體老板鐵某某5萬元。連同2017年鐵某某所送的10萬元感謝費,楊家偉為這位遠房親戚提供幫助后,共收受了15萬元賄賂。在他的思想里,已經絲毫沒有黨紀國法這根弦。

楊家偉的瘋狂還不止如此。他一邊肆無忌憚斂財,一邊絞盡腦汁對抗組織審查。2018年初,在組織對其有關問題線索開展核查時,楊家偉擔心扎西大道項目的問題暴露,急忙與其弟商定對抗組織審查的方案,企圖隱瞞其占有干股的事實。

在省紀委初核組與他談話時,他矢口否認在扎西大道項目上存在的問題,同時拋出其精心設計的“方案”。2018年5月、7月,楊家偉再次與其弟就扎西大道項目訂立攻守同盟,對抗組織審查。

為規避風險,楊家偉可謂花樣百出、機關算盡。比如,不如實向組織報告個人有關事項,將自己實際出資購買的房產落戶在其弟和其父名下,企圖隱瞞個人財產等。

楊家偉在唱著“撈錢親兄弟”這一發財“二人轉”的同時,還自導自演了一出“賺錢表哥兵”,把主意打到了扶貧項目上。

2014年,時任威信縣縣長的楊家偉在未經可行性研究和集體決策的情況下,通過招商引進其表哥陳某某參股的某農牧公司,在威信縣發展養牛產業。

2016年,楊家偉擔任威信縣委書記后,力主將養牛產業作為脫貧攻堅的主導產業。該農牧公司以圍標手段違規中標后,在楊家偉的助推下,威信縣7個鄉鎮分別與該公司簽訂了牛源采購協議,以每頭牛8997.5元(政府補貼6000元,貧困戶支付2997.5元)的單價向該公司采購了2011頭牛,實際共支付購牛款1781.2萬元。

2016年底至楊家偉被采取留置措施前,在該農牧公司購買牛源的貧困群眾陸續反映牛價高、難飼養、易死亡等問題,楊家偉簡單向該農牧公司老板和縣農業局負責人過問了有關情況,最后卻不了了之。

經昭通市審計局審計,威信縣圍繞該農牧公司生產基地安排、設立了15個項目,將1715萬元財政性資金(含政策性融資)直接補助給該農牧公司。該農牧公司使用虛報新建設施、虛開發票等手段在其中兩個項目中騙取國家財政項目資金232.89萬元。

貪一時,悔一世。籠罩著“年輕有為”光環的楊家偉,放棄了理想信念,放松了思想改造,世界觀、人生觀、價值觀徹底扭曲,無心于黨的事業,無心于服務人民,把“私利”和“人情”放在第一位,沉迷于用權力換金錢的快感中,從官路走向了囚路,失去的不僅僅是幸福和名譽,還有最可寶貴的自由。

“當別人送錢送物時,我以為這是橄欖枝,殊不知這是監獄的入場券,紙是包不住火的,不要心存僥幸。”可惜,這樣的醒悟和懺悔來得太晚,人生不是彩排,也不可能重來,等待他的將是法律的嚴懲。(記者 何詠坤 通訊員 李艷欣)



今期码报的资料大全 怎么看时时彩要出豹子 河南25选五走势图 4场进球彩技巧 重庆幸运农场规则介绍 新时时彩新时时彩 黑龙江快乐十分开奖果 天津时时彩近100期开奖号开门彩 vr赛车开奖 免费下载大乐透软件 36选7开奖视频现场直播